非洲大象当建筑师 在三角洲设计与开凿河道

  位于波札那(Botswana)北部的欧卡万哥三角洲(Okavango Delta)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三角洲,由欧卡万哥河(Okavango River)注入沙漠而形成。在这片巨大的沼泽地里,体型庞大的大象协助设计与开凿河道,犹如宏观上的地面景观建筑师。 欧卡万哥河源自于安哥拉(Angola)的高原,经由波札那流向内陆,这与大多数流向海洋的河流有显着不同。 在行经1,000英里(1,600公里)之后,欧卡万哥河形成面积广达15,000平方公里左右的欧卡万哥三角洲,最后消失在喀拉哈里沙漠(Kalahari Desert)中。 欧卡万哥三角洲是真正的自然奇观,犹如沙漠中不可能存在的绿洲和苍翠繁茂的天堂,孕育了大量的野生动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4年将该三角洲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中。 2019年9月28日,欧卡万哥三角洲的各种野生动物。(MONIRUL BHUIYAN/AFP/Getty Images) 在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PBS)制作的系列影片《欧卡万哥──梦想之河》(Okavango: River of Dreams)中,观众可以看到大象沿着欧卡万哥河上游协助开凿河道,其方式是在河边的芦苇和纸莎草中行走、游泳或进食,进而雕塑出河道来。 这部影片向观众介绍了大象的脚印如何改变地表上的河水流动的方式。诚如影片中的旁白所说:“它们对整个生态系统的主宰建立在它们所迈出的每一步。” 旁白还提到,大象为了河流所能提供的水和食物而来,但它们改变了河流本身,包括:方向和流动速度。这是绝佳的伙伴关系,因为河流要经常改变才会成长茁壮,而大象提供了改变的机会。 这部影片共分为三集,其首映时间分别为10月23日、10月30日、11月6日的晚上8点,以上均为美东时间。

Read more
美国邀请非洲三国外长讨论青尼罗河水电站问题

  特朗普政府邀请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三国外长到华盛顿讨论埃塞俄比亚青尼罗河上的一个巨型水电站大坝项目,这是埃塞俄比亚政府与埃及政府在水资源问题上不断升级的争议焦点。 美国之音获得一封邀请信显示,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向这三个国家和世界银行集团总裁戴维·马尔帕斯发出了访问邀请。 这座大坝耗资50亿美元,已经完工约70%,将为埃塞俄比亚1亿人口提供急需的电力。 埃及担心,过快地向大坝背后的水库注水可能会减少埃及从尼罗河获得的水资源份额。 埃及总统塞西希望得到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政府保证,不会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向大坝注水。

Read more
暗渡陈仓 以色列特工在非洲沙漠绝密大计划

  “红海之滨阿罗斯,与世隔绝桃花源”,这是阿罗斯(Arous)度假村广告小单张上印着的字眼,还说这里是“苏丹沙漠里的潜水度假中心”。 广告宣传单显示的是阳光灿烂的海滩、排列整齐的白色度假小屋、笑容满面的一对男女穿着潜水服、各式各样的热带鱼等;广告词写道:这里有“世界上最美好最清澈的海水”,夜幕降临“远处的风景渐渐褪色,天穹闪烁数不清的星星,慑人心魂”。 阿罗斯村,被一串漂亮的珊瑚礁环绕,附近还有废弃的船体,看上去绝对是潜水迷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这份广告宣传单印刷了成千上万份,在欧洲各大专业潜水旅行社里派发。所有的游客订单都通过在日内瓦的一个办公室。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有数以百计的游客到阿罗斯村去度假。 应该说,从外地前往度假村的路途很远。不过一旦到了沙漠里的这个绿洲,游客们享受到的设施、水上运动、深海潜水和丰富的美食美酒都是一流的。度假村的访客留言簿上,全是赞美之词。 苏丹国际旅游公司也很高兴。他们把这个地方租给了一些自称是来自欧洲的创业人士。这些人的创业闯劲给苏丹带来了最早的一批外国游客。 然而,唯一的问题是,无论是度假村的游客还是苏丹当局都被蒙在鼓里:这个红海之滨的潜水度假村其实是个幌子。 1980年代初,在长达4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度假村是一个由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设立和经营的前哨站。 摩萨德利用这里掩护一次特殊的人道救援任务,营救数以千计被困在苏丹难民营中的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将他们送到以色列。而苏丹是一个敌对的阿拉伯国家,所以行动必须绝对保密,无论是在苏丹还是在以色列国内都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盖德·西姆隆是当时在度假村中工作的一名以色列特工。他说:“行动属于国家机密,对谁都不能说。即便我的家人也不知道。”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又被称为贝塔以色列人,他们的起源扑朔迷离。 有人认为,古代以色列王国有10个失落的部落,他们是其中一个部落的后裔;又或者他们是古代以色列人,陪同示巴女王和所罗门王所生的儿子大约在公元前950年回到埃塞俄比亚。还有人认为,他们是在公元前586年,第一个犹太人神庙被毁后逃往埃塞俄比亚的。 他们遵循犹太教的经书《托拉》,信仰的是犹太教、在犹太教堂里祈祷。但是他们与其他犹太人隔绝分离了上千年,他们还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后剩下的犹太民族。1970年代,以色列宗教领袖首席拉比确认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的身份:他们的确是犹太民族一分子。 1977年,一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弗雷德·阿克伦姆与很多埃塞俄比亚难民一起,为了躲避内战和越来越严重的饥荒,越过边境到了苏丹。 他给各大援助机构写信请求帮助,结果其中一封信辗转送到了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the Mossad) 。当时的以色列总理贝京(Menachem Begin),曾几何时也是一个逃出欧洲纳粹占领区的难民,认为以色列之所以存在,就应该给受苦受难的犹太人提供安全的庇护。而这样的庇护对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也不应该有例外。于是他下令情报机构采取行动。 摩萨德的一名特工找到了弗雷德的下落,弗雷德将以色列方面的信息通过他的渠道传回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社区,说他们如果要去耶路撒冷,从苏丹走要比从埃塞俄比亚走更有机会,因为埃塞俄比亚严格限制向外移民。 可以想象这样的机会对埃塞俄比亚犹太人有多大的诱惑力:他们终于可以实现一个跨越2700年的古老梦想。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大约有14000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与超过100万埃塞俄比亚难民一起,徒步跋涉800公里,越过边境到苏丹寻求避难。 途中,大约1500个犹太难民丧生 ,有的是因为两个难民营——加达里夫(Gedaref )和卡萨拉(Kassala)难民营条件过于恶劣,有的是在途中被绑架。 由于苏丹是一个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完全不知道有犹太人的存在,这些埃塞俄比亚犹太人接到指令不要透露自己的宗教信仰,便于融入难民中,不会被苏丹秘密警察发现。 营救任务 很快,小规模的营救活动就展开了。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利用假身份文件从苏丹进入欧洲,然后转向以色列。...

Read more
农业农村部: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可控,生猪市场平稳有序

新京报快讯 据农业农村部官网消息,1月29日,农业农村部组织召开全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视频会议。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会上强调,非洲猪瘟防控是关系民生的一件大事,各地各有关部门要从讲政治的高度出发,坚决贯彻落实好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进一步增强做好防控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坚持一手抓非洲猪瘟防控,一手抓生猪生产和市场供应保障,确保打好打赢非洲猪瘟防控攻坚战,努力保障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农业农村部网站  唐泓莉摄 会议指出,非洲猪瘟防控既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攻坚战,又是一场需要常抓不懈的持久战。各地各有关部门既要坚定打赢防控攻坚战的决心信心,又要充分认识防控工作的复杂性长期性,坚持底线思维,进一步增强工作责任感,坚决克服消极厌战情绪和松懈麻痹思想,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坚决阻断非洲猪瘟的传播流行,防止因疫情风险引发生猪产业系统性风险,切实降低疫情对经济社会其他领域的影响,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会议强调,当前,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可控,生猪市场平稳有序,防控工作正处于爬坡过坎的攻坚阶段。要坚持久久为功,继续毫不松懈地抓好防控措施落实落地。继续加强疫情防控和应急处置,有效处置新发疫情,严防二次扩散;全力推进分区防控,逐步建立大区防控机制,探索建立完善的防控模式;切实加强养殖场防疫管理,严格督促规模养猪场、种猪场全面落实防疫主体责任,扎实落实防控措施;不断强化舆情应对,有针对性做好解疑释惑、知识普及等工作;强化部门协调配合,增强措施合力。 会议要求,当前要采取果断措施,千方百计稳定生猪生产,保障肉品市场有效供给。坚持问题导向,切实抓好生猪及其产品有序调运;保护基础产能,切实稳定种猪和规模养猪场生产能力;落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优化生猪养殖屠宰布局;强化综合调控,努力保障猪肉产品市场供给。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主持会议并通报当前疫情和防控工作主要情况。农业农村部总畜牧师马有祥及非洲猪瘟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成员单位有关负责同志、农业农村部非洲猪瘟疫情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负责同志参加会议。河北、辽宁、重庆等三省市在会上作典型发言。 Sina

Read more
南非11月将启动新一轮可再生能源项目招标

6月1日,南非能源部长Jeff Radebe表示,南非下一轮与独立电力生产商签署的可再生能源协议的投标将于11月开始,并可能释放高达500亿兰特(39.5亿美元)的投资。 据悉,四月份签署价值560亿兰特的可再生能源合同是南非总统西里尔˙拉玛福萨的第一笔重大投资协议,该协议承诺今年将取代遭受丑闻困扰的前任雅各布祖马后推动经济增长。 Jeff Radebe称,液化天然气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今年7月或8月将发布天然气战略。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拥有巨大的天然气储量,南非渴望开采,因为它试图减少对煤炭的依赖,煤炭占非洲最工业化经济产生的电力的85%以上。新一轮可再生能源招标项目将为电网带来1800兆瓦的电力。

Read more
雷霆万钧:记者见证百万动物大军非洲草原大迁徙

  这是地球上最壮观的野生动物秀:每年,上百万野生动物从坦桑尼亚迁徙到肯尼亚,寻找青翠的草场。大迁徙的气势,可谓雷霆万钧,振聋发聩。在向导的带领下,星期日邮报记者乔治见到了其中“很小但令人兴奋”的一部分。这是他的记述: 黎明前,在河对岸等待着的,是3.5万头野兽,千万头兽的角和皮毛,一眼望不到边际。它们在犹豫中等待,等待日出时穿越河流。 第六感敏锐的鳄鱼迅速集结起来。随着一两头野兽开始过河,两头变成四头、然后是40头,400头,直到兽群也汇成洪流。动物的种类多得“连诺亚都数不过来”。有黑肚皮的小兽,有爱情鸟、斑马……羚羊到处都是。 壮观景象的背后,充满了恐惧、戏剧性和令人心悸的死亡。狮子等在岸边,鳄鱼在水中盘旋,迁徙的动物,尤其是幼崽,很容易成为敌人的盘中餐。但出于对生的渴望,数千年来,这种大迁徙从未变过,一年一度,成为非洲大草原上令人难以置信的奇景。

Read more
六年四进肯尼亚拍野生动物,这位传奇摄影家的展览正在浙美举办

  3月22日上午,走进西湖边浙江美术馆的观展者,会发现在一楼大厅里,有几十台专业相机齐刷刷地对准一位看起来像摄影师的中年男性。 这位摄影师是来自浙江诸暨的艺术家姚汉军。他以《阿非利加洲 赤道上的动物天堂——姚汉军摄影作品展》,将非洲的动物们带到了这里。 2011年至2016年,姚汉军四次携夫人进入肯尼亚,在迷人的非洲大地,投身于拍摄、研究肯尼亚野生动物生存状态。6年时间,他共拍摄了一万多张照片,用影像反映了几十种野生动物真实的生活样态。 对于姚汉军而言,走近动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十多年前,他在江西象山、山东荣成等地拍摄白鹭、天鹅,在静静观察白鹭一路艰辛迁徙的过程中,开始对动物产生了敬畏,也开始对自然和环境产生了不曾有过的情感:“东奔西走当中,我突然意识到应该关注和我们一起生存在这个地球上的动物的命运。” 有一个关于白鹭的细节,是姚汉军难以忘怀的——“白鹭这种动物,小鸟刚孵下来不久,大鸟飞出去,叼着鱼回来喂给小鸟。但鱼太大,小鸟吃不了,大鸟就嚼碎吐出来喂到小鸟嘴里。大鸟爱自己的每一只小鸟,不是‘会叫的孩子有奶吃’,每只小鸟都要喂到。” 姚汉军觉得,动物实际上是人类的榜样,“有些事,我们都做不到,动物能做到,而且有时做得比人类还好。” 带着感动与敬畏之心,姚汉军走进了肯尼亚。在肯尼亚,拍动物是有严格规定的。摄影者必须遵守规矩,绝不能惊扰此地的动物。 “人要爱护动物,才有资格拍摄动物。”正是因为这种尊重,姚汉军在肯尼亚,一次又一次看到动物的伟大:“狮子,多厉害的猎手啊,狮王,简直不可一世,但是他们如此照顾自己孩子,我真觉得既惊讶又感动。” 这一切,都通过姚汉军的镜头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在浙江美术馆1、2号厅,非洲大地上这片动物天堂的恢宏博大、灵动自然、丰富多彩,如同一场视觉的盛宴。 姚汉军的每一幅作品都定格在大与小、近与远,黑与白、虚与实、动与静、生与死、孤单与群落、野性与柔情的瞬间,有极强的艺术性、观赏性和知识性。 展览中还有一批作品是放置在地上,让参观者以俯瞰的视角进行欣赏。因为这部分作品是航拍,展现了非洲大地的广袤无垠和神秘感。 在摄影师圈子里,姚汉军是个有传奇色彩的人。几十年前,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姚汉军放弃了“铁饭碗”,最后尝到改革开放的甜果。 在中国的当下,经济发展、生活富裕,更多的人拿起了相机。当下拍摄的范围广了,可以拍摄的内容也更丰富了,还有很多人将镜头对准了身边的事物。但是,在拿相机几十年的姚汉军看来,这样的拍摄也不容易。 “身处这样一个时代,去拍摄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工厂、一条街道,以及身边的人和事的变化,是很重要的记录。但完成那样的拍摄是需要文化积累和深刻理解的,不是想拍就能拍的。没有足够的文化积累,没有更高的境界,没有更多的修养,有些题材我不敢去触碰,很多东西不是靠专业能够解决问题的。” 《阿非利加洲 赤道上的动物天堂——姚汉军摄影作品展》 时间:2018年3月22日至4月3日 地点:浙江美术馆1、2号厅

Read more
世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走了 科学家冀“代孕”避免灭绝

  【希望之声2018年3月22日】(本台记者张靓综合报导)世界上仅存的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Sudan)3月19日在非洲肯尼亚去世,目前这个亚种全球仅剩下两头雌性。现在科学家正在创造生物基因奇迹,尽力保留该物种的后代。 “苏丹”现年45岁,已经到了犀牛寿命的上限,生前生活在肯尼亚中部的奥尔佩杰塔(Ol Pejeta)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20日发布声明说,“苏丹”因高龄和长期综合病症,健康出现严重恶化,近期因腿部细菌感染完全无法站立。在各种治疗均无法缓解它的痛苦的无奈下,医生选择为它实施了安乐死。 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AP Photo) 奥尔佩杰塔自然保护区在其推特及官网主页打出“苏丹”的照片,以示哀悼。同时表示,“苏丹”唤起了全球对濒临灭绝动物的关注,它为物种保护作出杰出贡献。 据世界自然保护基金研究,上世纪60年代,仍有2000余头北方白犀牛在非洲中部繁衍生息。80年代起,北方白犀牛不断被偷猎捕杀,数量骤减,到1984年仅剩下15头。 饲养员照顾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AP Photo) 为了使北方白犀牛的基因继续存留在地球上,“苏丹”和雌性北方白犀牛Najin、Fatu以及另一头同亚种的雄性北方白犀牛2009年从捷克一家动物园来到奥尔佩杰塔自然保护区,希望借助那里与它们原生栖息地相近的气候环境,能够自然受孕、繁衍后代。 不幸的是,那头雄性北方白犀牛2014年死掉了。而Najin和Fatu也都没有成功受孕。 饲养员给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喂水。(AP...

Read more
科技有助于拯救非洲濒危野生物种

  华盛顿 — 根据全球濒危野生动植物权威机构的统计,超过8万5千个动物物种里面有将近三分之一面临著灭种的危机。非洲斑马以及犀牛名列其中。科学家以及志愿者活动家越来越多使用科技来让这些生物不仅仅能存活而且也能繁衍后代。 这只名叫苏丹的世界上最后一只公的北部白犀牛在非洲肯尼亚中部保护园区享有24小时全天候的军事保护。 它虚弱的后腿使它无法和世界上最后两只母的白犀牛自然交配。科学家想要尝试人工授精。 但是这个过程很复杂、危险而且昂贵。为了筹集资金,保育区创建了一个募捐的在线应用程序。易洛迪·山姆佩瑞领导募款项目。 奥·佩杰塔保育区易洛迪·山姆佩瑞说:“关于我们筹到的钱,我们把目标定在大约1百万美金,我们筹到了大约8万5千元,有点让人失望。我们真的好希望能筹到更多的钱。” 如果他们能得到更多捐款,保育人士希望最终能养育10头犀牛,创造一个群体让更多的物种脱离灭绝边缘。 肯尼亚的另一个团体也试著为生活在方圆200平方公里以内的细纹斑马(Grevy’s Zebras)做编目。 里瓦保育区(Lewa Conservancy)的研究与监控负责人大卫·奇米提(David Kimiti)说这个过程从志愿者摄影师拍摄斑马的照片开始,然后再把照片输入到电脑里。 他说: “这是一个与野生动物图像匹配的计算系统。收集任何有条纹、斑点或其他图案的野生物种图像,然后用演算法和基于网格的图像评估来识别这些影像是否来自同一只动物。” 这个软件为每一只动物建立了身份证,随著时间的流逝,也就能显示他们的数量是否有所增减。 这个软件也可以用于编目其他有特殊图案的动物,比如也在濒危物种名单上的长颈鹿。

Read more
Page 1 of 2 1 2

Translate

Popular Post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高空模拟试验成功 预计明年首飞

  记者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近日成功完成高空模拟试验,意味着该型火箭距明年首飞又近了一步。 据悉,此次试验是为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提供交付发动机的校准试验,主要目的是校验发动机大喷管并获取“上天”发动机的性能数据,验证是否达到交付要求。 试验中,发动机完成全部试验程序后正常关机,试验工艺系统和测试系统工作正常,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长征八号研制团队负责人表示,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面对旺盛市场需求,推出的一款新型火箭,采用组合化、模块化、产品化设计,以商业化、快捷制造、操作使用便捷为目标进行设计,在成本和性能之间做了很好的权衡,使其极具商业竞争力。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一级继承了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一子级状态,芯二级继承了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三子级状态;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达5吨级,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达2.8吨;从签署合同到火箭出厂,履约周期约12个月,发射周期约为10天。 目前,长征八号运载火箭已进入产品生产总装测试阶段,预计投入市场初期年发射量可达10发以上,后期年产可达20发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长征八号运载火箭的改进型后续还计划实现芯一级与助推器整体垂直回收与重复使用,牵引我国运载火箭技术新发展,进一步降低发射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