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他的海》群众集资 得以一窥珍贵鲸豚

  费时3年、耗资1,000万筹拍,纪录片《男人与他的海》10月下旬启动后制上映集资计划,创下 20天内,超过2,700人支持,集资金额突破570万元,并持续成长,已成为台湾群众集资史上,金额第三高的纪录片电影,更是今年台湾影视类型群众集资的最高额。 导演黄嘉俊感谢众多“海迷”支持,同时发愿启动国际发行宣传,与一万名“海洋之子”公益放映计划的新目标,期盼将台湾海洋之美“送”入国际,以及向下扎根,让年轻学子及早认识大海。 大翅鲸母子在南太平洋里悠游,大翅鲸每年固定会在东加王国海域养育孩子,作息稳定。(贝壳放大提供)导演发愿走入国际、公益放映 “这是一个奇迹,一个美景,就像在细雨迷雾的海上拍摄,一个转弯却遇见美丽彩虹一样,叫人兴奋!”面对半个月完成500万目标的感动与兴奋,人称“黑糖”的纪录片导演黄嘉俊,以近1,500字写下对支持者“海迷”的感谢。 而在新作打破一场场艰辛挑战之后,黄嘉俊抱以更大的梦想,立下两项阶段目标,期许这场群众集资之路,能回馈更多予这片土地与人民。 纪录片《男人与他的海》除了确定达标上映,下一目标为国际发行,让这部“最美丽动人的台湾海洋电影”,有机会参加国际影展、市场展,让幕后创作团队与两位主角——海洋文学作家廖鸿基、水下鲸豚摄影师金磊能出席分享,以及对于台湾电影难能可贵的国际发行宣传,期望让世界通过海洋议题看见台湾。 黑糖导演潜入水下抢时机拍摄罕见的18只大翅鲸共同移动。(贝壳放大提供)公益放映邀国高中生进戏院 最终目标则是要将本片带回全台各地、向下扎根。团队规划在北中南东及离岛各区首轮戏院包场,邀约一万名国高中学生进戏院观赏《男人与他的海》。“希望让大家支持的能量不只起了头,更将有剧烈的发酵!” 黄嘉俊形容,就有如撒下一万颗海洋的种子,期待年轻学子的“海洋 DNA”及早萌芽。 纪录片《男人与他的海》将于 2020 年 4 月上映,片中黄嘉俊贴身记录两名投奔大海的父亲,在汪洋遨游、冒险创作的同时,却又和家人关系疏离,如同多数台湾人与大海的关系,既亲近又陌生。同时记录下许多珍贵的鲸豚生态画面,以及严重的海洋环境问题,期盼台湾人看见长久被忽视的海洋。

Read more
非洲大象当建筑师 在三角洲设计与开凿河道

  位于波札那(Botswana)北部的欧卡万哥三角洲(Okavango Delta)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三角洲,由欧卡万哥河(Okavango River)注入沙漠而形成。在这片巨大的沼泽地里,体型庞大的大象协助设计与开凿河道,犹如宏观上的地面景观建筑师。 欧卡万哥河源自于安哥拉(Angola)的高原,经由波札那流向内陆,这与大多数流向海洋的河流有显着不同。 在行经1,000英里(1,600公里)之后,欧卡万哥河形成面积广达15,000平方公里左右的欧卡万哥三角洲,最后消失在喀拉哈里沙漠(Kalahari Desert)中。 欧卡万哥三角洲是真正的自然奇观,犹如沙漠中不可能存在的绿洲和苍翠繁茂的天堂,孕育了大量的野生动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4年将该三角洲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中。 2019年9月28日,欧卡万哥三角洲的各种野生动物。(MONIRUL BHUIYAN/AFP/Getty Images) 在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PBS)制作的系列影片《欧卡万哥──梦想之河》(Okavango: River of Dreams)中,观众可以看到大象沿着欧卡万哥河上游协助开凿河道,其方式是在河边的芦苇和纸莎草中行走、游泳或进食,进而雕塑出河道来。 这部影片向观众介绍了大象的脚印如何改变地表上的河水流动的方式。诚如影片中的旁白所说:“它们对整个生态系统的主宰建立在它们所迈出的每一步。” 旁白还提到,大象为了河流所能提供的水和食物而来,但它们改变了河流本身,包括:方向和流动速度。这是绝佳的伙伴关系,因为河流要经常改变才会成长茁壮,而大象提供了改变的机会。 这部影片共分为三集,其首映时间分别为10月23日、10月30日、11月6日的晚上8点,以上均为美东时间。

Read more
电动车引申深海挖矿 环保救地球还是制造新灾难

  一群科学家正研究人类一旦实行深海挖矿计划,会给海洋生态带来哪些影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SMGMpyhLCQ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稀有金属钴(cobalt),因为许多崭新的智能手机和电动汽车,都需要钴来制造蓄电池。而随着此类科技产品带领消费者远离石油等化石燃料,厂商对钴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海洋深处蕴藏丰富的钴,但要是人类决定去深海挖矿,破坏海床,海洋生物将遭遇什么问题?

Read more
美国邀请非洲三国外长讨论青尼罗河水电站问题

  特朗普政府邀请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三国外长到华盛顿讨论埃塞俄比亚青尼罗河上的一个巨型水电站大坝项目,这是埃塞俄比亚政府与埃及政府在水资源问题上不断升级的争议焦点。 美国之音获得一封邀请信显示,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向这三个国家和世界银行集团总裁戴维·马尔帕斯发出了访问邀请。 这座大坝耗资50亿美元,已经完工约70%,将为埃塞俄比亚1亿人口提供急需的电力。 埃及担心,过快地向大坝背后的水库注水可能会减少埃及从尼罗河获得的水资源份额。 埃及总统塞西希望得到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政府保证,不会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向大坝注水。

Read more
利用海鞘监测海中塑料的影响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海水中的微生物海鞘能够帮助他们监督塑料对海中生物产生的影响。 海鞘是细小的生物,在海洋中四处可见。严格说来,他们是海鞘类动物家族的成员。 特拉维夫大学的瓦莱德在红海中寻找这种动物时,就称他们是海鞘类动物。 瓦莱德说:“他们一生就呆在一个地方,对水进行过滤。所以,他们基本就像是一台过滤泵,永远都在对水中的物质进行过滤,获取养分。” 这些生物近期都忙着对海水中的塑料进行过滤。 瓦莱德的同事申卡也在研究塑料对这些小动物产生的影响。申卡说:“这些动物具有超级的过滤系统,能够将这些小型颗粒留在体内。我们可以在不同地区使用同一种微生物,而且从进化角度看,它们与人类还是近亲。” 这种细小的胶状动物与人类又有什么关系呢?申卡说: “我们与海鞘类动物同属一个门群,都是脊索动物。我们虽然外观不同,可生物系统类似。所以说,如果我们了解塑料对这些生物产生的影响,我们可能就会更好的了解塑料对其他脊索类动物的影响。” 国际环境法研究中心的一份新报告警告说,塑料在很多方面可能对人类的健康产生影响。 报告督促国际社会采取预防措施,应对世界各地一次性使用塑料的大规模堆积。瓦莱德对此表示赞同。 瓦莱德说:“塑料的成功之处在于,它不溶解,可以永久存留。我们人类发明了一种可以生存几百年几千年的材料,却对它们仅使用一次。这很可笑,也是自相矛盾。” 可日益增多的塑料丢弃物究竟能对包括我们自身在内的自然世界产生怎样的具体影响,目前还是一个谜团。 也许海鞘这种小动物能够帮助我们找到答案。

Read more
淹死在我们自己的塑料垃圾中

  6月8日是世界海洋日,世界海洋正面临着深远的挑战。过度捕捞逐渐导致世界上一些标志性的大鱼的消亡。气候变化也正在漂白和摧毁一些珊瑚礁。但是,最具威胁性和挑战性的问题之一是每年都有数百万吨的塑料涌入我们的海洋。 每年有8百万吨塑料进入全世界的海洋中。在加蓬,海滩上到处都是散落的塑料垃圾。 在黑山、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之间流淌的德里纳河上,出现了浮动垃圾的小岛。在澳大利亚,塑料吸管污染了悉尼沿海的的海底。我们正慢慢地在我们自己生产的塑料垃圾中淹死。 学生志愿者沙林·祖尼加说: “我们把大量的垃圾排放到海洋里,它们甚至被冲到了还没有人类踏足却已经有垃圾踪影的海岸上。看到死亡的动物,看到混有垃圾的鸟巢,真实令人难过。” 清理垃圾的努力正在增加,但是进入全世界水道的垃圾如此之多,基层的努力根本无法取得成效。 生态行动的阿内斯·伯蒂克说:“我们有这么多的塑料垃圾。我们相信每天有100到200吨的塑料垃圾被倾卸,这个数量庞大。当我们遇到像河水泛滥这样的情况时,我们就会看到后果。大量的垃圾会漂浮在河水中。” 在澳大利亚,经过一个夏天的海底吸管的清理后,一队志愿者从曼利湾清理了两千多根吸管。澳大利亚人一年使用29亿根吸管。 但是,即使当地收集垃圾的努力正在产生影响,还有更大的问题。在有完善的回收计划的国家,所有塑料垃圾必须被送往某个地方。 直到最近,全世界约45%的塑料垃圾都被运往中国处理,这个生意很火。但在2018年,北京突然禁止了几乎所有的塑料垃圾进口。很多塑料最终去往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等地。 绿色和平的凯特·林说: “在中国禁止以前,他们将垃圾送到中国进行回收,但不会采取进一步措施来确保妥善回收。现在,在中国禁止垃圾进口之后,他们只好尝试新的地方来运送他们的可回收品。” 这些国家都没有回收基础设施来处理这些垃圾,所以垃圾最终又回到环境中去,或通过使当地人处于危险的方式被处理。 当地居民与环保人士帕·莱·彭说:“他们就把不可回收的塑料或被拒收的产品倒在这里,然后在这家工厂的后院焚烧。那些有毒气体实际上已经给我们的居民带来了很多健康问题。” 这些国家正开始效仿中国的做法,限制塑料垃圾进口数量。 当地居民与环保人士帕·莱·彭说:“我们正在通过使用过多的塑料来杀死自己。我们太依赖于塑料了。请管理和处理你们自己的垃圾。不要倾倒到我们的国家来。” 180个国家最近在日内瓦举行的一场联合国会议上讨论了一项建议,强制塑料垃圾出口商事先征得目的国许可,这一制度被称为“事先知情同意”。 但环保人士表示,最终的解决与回收无关,而是要摆脱我们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文化,而且要迅速摆脱。

Read more
“天神后花园”重现水清草丰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位于青藏高原的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被称为“天神后花园”。曾经,这里的美丽引得游客纷至沓来,但也因此破坏了草原,加剧了草场沙化。 2017年,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开展督察,指出青海自然保护区违规旅游开发问题突出,生态修复进展迟缓。2018年4月,年保玉则停止开放。一年多来,严格的保护让这里恢复了宁静,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美丽。 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的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雪山高峻、湖泊静美,灌木、沼泽密布,有“天神后花园”之称。这里出没着雪豹、棕熊、岩羊、白唇鹿等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久治是青海年降水量最为丰沛的地区,年保玉则更是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区。 年保玉则曾引得游客纷至沓来,一度人畜过载、生态失衡。2018年4月,年保玉则停止开放。禁游一年半,“天神后花园”近况如何? 因违规旅游开发被关停 “你闻这牛粪,一点也不臭”,年保玉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委书记先科,从草地上捡起一块晒得半干的牛粪,小心地扒拉开来,送到鼻子下嗅着。 10月,深秋的暖阳将年保玉则镀上一层金色,湖水幽蓝静谧,如一颗硕大的蓝宝石,莲花般的雪山倒影泊在湖面。 眼下,年保玉则原有的旅游设施均已拆除,曾经喧闹的西姆措湖边游人杳然,唯有一片片五彩经幡,在雪山下的草甸猎猎舞动。一切都重归天然,仿佛从来不曾有人扰动。保护区门口,驶来一辆汽车,应该是自驾游客,不过很快便被管理人员劝离。 年保玉则早被纳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范围,2003年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5年又被评为国家地质公园。这样的保护规格,决定了它从来不应是“景区”。2006—2018年,久治县对年保玉则的旅游开发,只能说是一段不该出现的“插曲”——游人激增,一些人乱丢垃圾、违规穿越,草场被践踏,违规摊点建筑物不断增多。同时,过度放牧加剧了草场沙化,部分草场变成黑土滩…… 2017年,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开展了环保督察,指出青海自然保护区违规旅游开发问题突出,生态修复进展迟缓。年保玉则景区随后被关停。 “以前管旅游,现在管保护” 西姆措湖畔,牧草已经返黄,还能看出一些地方的草丛,明显比周边低矮和稀疏。那是修建过栈道、帐篷、观景台的痕迹。曾经试图以年保玉则旅游开发为经济抓手的久治县,正在尽最大努力恢复生态,让年保玉则重回人间秘境。 先科算了算说:“拆除设施总价值达2300多万,那个耗费700多万元的祭祀台,刚建完就被拆除了。” 2016年,景区门票收入1000万元左右,接待了约14万人次游客。高原冰川生态脆弱,过多的人类活动让年保玉则付出了很大代价。 停止开放的这一年多,年保玉则终于能喘口气了,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到了夏天,花海更盛,珍稀动物多了起来,湖里的湟鱼黑压压一片…… 放眼望去,草场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牛粪。附近牧民时不时会来放牧。当然,牛群的数量仍在控制。“要保持草畜平衡嘛,每家每户养牛数量都是固定的,邻里之间都能看见,不会违规多养。”先科说。 先科所在的管理局,曾辖一个30多人的旅游公司,负责年保玉则的旅游开发。眼下,这个公司转型做起了生态保护。职能转变后,工资不变,但做的是保护自己家园的事——拆除旅游设施、停止开发项目、禁止盗伐盗采,面对新的工作,团队干劲十足。 牧民变身生态管护员 年保玉则冰川峥嵘,雪峰雄峙,海子众多,罕有人迹。 索乎日麻乡索乎日麻村村支书格日加和村民曲智,骑着马“闯入”了这片宁静的地带。如今,他们添了新身份:生态管护员。这身份来之不易,有一定的补贴,选人时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倾斜,也考虑人员素质。 曲智说,“我们53人分成7个组,每个月巡护三四次,每次骑马走下来要两三天,调查、记录保护区内的野生动植物,万一有盗猎盗采,也能及时发现。” 他俩打开手机,向记者展示巡山时拍到的照片:皑皑白雪间十几只雀跃的岩羊,一只懒洋洋眯着眼的狐狸;还有高原精灵雪豹,镜头中有些模糊,“它跑得太快了!” 与珍稀野生动物的“邂逅”已是寻常。“以前游客多,找不到它们了。现在常常遇上,它们还会跑到家里偷吃呢!”曲智说。先科也补充说,有只雪豹曾趁夜闯入一户牧民的羊圈,20多只羊一命呜呼,天亮了,“作案者”也不跑,睡在羊圈里晒太阳……类似的损失,一般会按规定给予相应补偿。 格日加对年保玉则的物产如数家珍,“虫草、藏红花、大黄……这山里都是宝”。每年4到8月高原“丰收”季节,是他最“紧张”的时候,“自家草山上的虫草,村里牧民可以挖一些,其他药材都不能随便挖。一草一木,我们都要守护好。” 每次巡山,他们都自带食材和被褥,烧着牛粪煮奶茶,就着手抓肉吃馍馍。近两年,各级部门对生态保护高度重视,盗猎盗采等违法活动基本绝迹。

Read more
从食物链源头着手治理藻类

  藻类疯长是因为单一水藻生长失去控制。这种小小的水上植物本身通常无害,但超乎寻常的增长会吸走水中的全部氧气,造成死亡区域的出现。在瑞典,研究人员找来了本地的鱼类,帮助减缓藻类的泛滥。 瑞典的湿地是抗击有害夺氧的藻类爆发的桥头堡。这里的藻类爆发是由化肥残留物流入波罗的海而引发的。 全球自然基金的汤姆.安邦说:“波罗的海可以说是大西洋的海湾,附近有9个国家,总共居住着9000万人口,当地有大量耕地,人们用化肥增加收成,化肥含有磷和氮,有些流入了波罗的海。” 环境保护人士所期望得到的不是湿地的水,而是来此繁衍的梭子鱼。 瑞典海藻协会的奥斯卡.奥尔斯里德说:“这种鱼能感受到来自池塘或湿地的水温度高一些,它们就逆流而上,通过运河跟小溪游到这片湿地。” 梭子鱼是控制水藻战役中的前沿部队。 奥尔斯里德说:“2014年总共有62条鱼来到这里产卵,接下来的两年里,比如去年,人们就观察到很多梭子鱼鱼苗从湿地游到群岛,2017年这里最多有350尾梭子鱼。” 那么梭子鱼是如何帮助抗击水藻泛滥的呢?其实也没有,总之算不上直接帮忙。不过梭子鱼会吃小鱼,而这些小鱼又是以浮游生物为食的。 浮游生物赖以生存的就是那些会吸走水中所有氧气的水藻,这个过程叫做水体富营养化。 安邦说:“因此梭子鱼的确是一种重要的天然捕食者,减少了波罗的海的水体富营养化,而这对人类和其它动物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它可以杀害波罗的海海床,使之成为死海。” 这是生态系统有多么复杂的一个例子,也说明一个小小的调整可以产生多大的作用。

Read more
海水变暖助长海胆吞噬海藻林

  气候变化继续在世界海洋上留下印记。随着气温的升高,水位也在上升。温暖的海水加速了一些海洋生物的繁殖,这威胁了其他物种的生存。 在北加利福尼亚州海岸上空飞行的无人机拍到的画面显示,就在这一清澈的水域下方,生态系统正在崩溃。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海洋实验室专家辛西娅·卡说:“在过去的100年里,我们的海藻林生态系统一直非常稳定,但在过去的4、5年里, 众多刺激性因素席卷而来,破坏了我们的海藻林。” 科学家说,这个地区已经失去了90%的海藻林,这些海藻林为许多鱼类和贝类提供了食物和庇护所。专家将此归咎于一种海胆数量的激增,这是一种时刻处于饥饿状态的紫色海胆。 俄勒冈州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局专家史蒂文·鲁姆里尔说:“它们数量庞大,数以百万计的新生海胆在寻找食物,它们的胃口影响了生态,加速了海藻和海带的灭亡。” 因此,研究人员发挥了创造性,私营部门也参与研究。 挪威海胆经济公司首席执行官武田刚说:“海洋中生存着的过量海胆正在吞噬海藻林。我们捕捞这些海胆,然后放到养殖场培育,把它们变成上等的海鲜产品,比如海胆寿司。” 相关人士表示,食用海胆将有助于减少和扭转这种多刺生物造成的破坏。 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部研究员劳拉·罗杰斯-班纳特说:“我们在为人类提供这种新型海鲜的同时,还在帮助恢复海藻林。” 环保人士表示,气候变化是导致海胆数量增加以及造成海藻林减少的罪魁祸首。 大自然保护协会海洋项目副主任诺拉·艾迪说:“我们已经发现沿海地区出现了新的海洋热浪。海藻林很容易受到水温变化的影响。” 海带在寒冷、营养丰富的水中生长旺盛。海胆养殖是帮助拯救海带的一种方式。但专家表示,只要海洋温度持续上升,这些长长的波浪状海藻还会受到威胁。

Read more
环境部:县级水源地问题整治工作成效明显

10月15日,生态环境部视频调度2019年县级水源地问题整治工作,大家注意到,参加视频调度的地方越来越少,时间越来越短。 “发言时间虽然不长,但每位同志都讲得很实,对具体问题及整治措施掌握得很清楚,说明同志们对群众饮用水安全保障工作高度重视,为任务完成奠定了坚实基础。”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同志表示。 今年的整治工作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此时生态环境部与相关地区连线调度,就是对当前存在的“硬骨头”问题加强调度分析,研究细化举措,全力以赴打好水源地保护攻坚战。 一大批问题得到解决 根据安排,今年年底前,20个省份(长江经济带以外的)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156个地市899个县级水源地需要完成整治工作,涉及3626个问题,任务十分艰巨。 截至10月13日,已完成整治的问题数量为3515个,完成比例达到97%,余下的111个问题也在持续推进整改。与生态环境部8月份通报的情况相比,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整治的问题个数增加了529个,完成率从82.3%提高到97%。 从省份看,目前,北京、河北、山西、吉林、福建、西藏、宁夏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8个省份已经完成今年水源地整治任务。 山东、陕西、河南、新疆、青海、黑龙江、甘肃、辽宁、广东、广西等10个省份整治进度超过90%,海南整治进度为86%,也超过了序时进度要求。 从地市看,在今年涉及的156个地市中,已有116个地市完成水源地整治任务,占城市总数的70%以上。 通过水源地整治工作,一大批影响水源地的环境问题得到解决,许多水源地重大风险隐患得以消除,饮用水水源地风险防控能力明显增强,得到老百姓的真心拥护。 各地拿出硬措施,真抓真治 成绩来之不易,离不开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高度重视,协力推进。 北京、河北、山西、吉林、福建、西藏、新疆等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负责同志赴现场调研指导,协调解决难点问题。各相关部门加强协作,组织召开现场会,细化完善整改方案,延续“精准调度,逐一销号”机制,倒排工期,持续发力,推动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改。 广西壮族自治区有722个问题,数量最多,任务重、压力大。自治区党委政府定期听取工作汇报,分管负责同志一线调度、一线检查、一线解决问题,现场指导督办问题整改。目前,722个问题中已完成整治的有664个,完成率达到92%,超过序时进度要求。 广东省水源地整治任务较重,省委省政府定期研究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每月通过省政府工作信息对各地整治情况进行通报,对达不到要求的实施约谈。相关部门建立了部门协作、多层次会商、问题响应协调等工作机制,通过取缔搬迁、工程建设、水源地迁建调整等多种措施,对不同类型水源地环境问题开展精准整治,解决了一大批水源地安全隐患。 攻坚克难,离不开各地真抓实干,勇于创新。“有的省份一直调度到区县的工作情况,对涉及老百姓饮水安全的问题非常关注,对一些工作难点了解得很细,工作抓得实。”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同志说。 余下的“硬骨头”仍需大力整治 在充分肯定工作成效的同时,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同志与地方深入交流中也指出,剩余问题很多是“硬骨头”,不可掉以轻心,要具体分析、精准施策。 按照最新调度情况,在未完成任务的40个地市中,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河池市,辽宁省锦州市未完成整治的问题数相对较多,分别有17个、10个和7个。一些问题涉及取水口变更和规范建设,工程量大;一些涉及农村污水收集整治及运作维护,情况复杂等,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同志表示,打好水源地保护攻坚战是中央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是关乎民生的政治问题,请各省厅和地市继续盯紧落实,对涉及到取水口变更及保护区划定的,省级生态环境部门要提前介入指导,加强协调,依法依规推进;对涉及工程施工问题的,在坚持“质量优先、安全生产”前提下,进一步把工作做实做细,优化方案,分段施工,确保实效。如果有出现因特殊天气影响施工进度等客观情况的,大家及时沟通,一起想办法,实事求是推进整治工作。 生态环境部表示,将进一步加强沟通协调,为各地做好服务保障工作。近期由司局长带队,组织包保协调组赴现场开展调研帮扶,帮助地方一起做好工作,协调解决实际问题,让人民群众享有更多生态环境上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Read more
Page 1 of 20 1 2 20

Translate

Popular Post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高空模拟试验成功 预计明年首飞

  记者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近日成功完成高空模拟试验,意味着该型火箭距明年首飞又近了一步。 据悉,此次试验是为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提供交付发动机的校准试验,主要目的是校验发动机大喷管并获取“上天”发动机的性能数据,验证是否达到交付要求。 试验中,发动机完成全部试验程序后正常关机,试验工艺系统和测试系统工作正常,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长征八号研制团队负责人表示,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面对旺盛市场需求,推出的一款新型火箭,采用组合化、模块化、产品化设计,以商业化、快捷制造、操作使用便捷为目标进行设计,在成本和性能之间做了很好的权衡,使其极具商业竞争力。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一级继承了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一子级状态,芯二级继承了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三子级状态;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达5吨级,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达2.8吨;从签署合同到火箭出厂,履约周期约12个月,发射周期约为10天。 目前,长征八号运载火箭已进入产品生产总装测试阶段,预计投入市场初期年发射量可达10发以上,后期年产可达20发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长征八号运载火箭的改进型后续还计划实现芯一级与助推器整体垂直回收与重复使用,牵引我国运载火箭技术新发展,进一步降低发射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