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国人

俄罗斯远东: “中国迪马”和被他们“接管”的土地

俄罗斯远东: “中国迪马”和被他们“接管”的土地

  “在俄罗斯工作和在中国没什么区别。早上起床,然后去上班,”俄罗斯远东地区迪米特罗沃村(Dimitrovo)的中国农民庄文鹏(音译)说。 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搬到了俄罗斯东部这个幅员辽阔但人口稀少的地区,庄文鹏便是其中之一。有来到这里的中国居民用俄文为自己取名“迪马”,于是“中国迪马”这个称呼便成为一个新符号。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寻求在本地或中国投资的农场工作,也有人直接租借土地,建立自己的农业公司。 在与西方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克里姆林宫欢迎中国在俄罗斯的扩张。2014年,俄罗斯从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就此与西方开始对峙。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进一步转向北京,促进两国经济合作。 不过,在远东地区的村庄里,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常常“爱恨交加”。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许多集体农场也随之熄火。阿穆尔州的马克西莫夫卡村(Maksimovka)距离中国黑龙江省只有约70公里。村中心有一座废弃的建筑,它曾是马亚克(Mayak)集体农场的所在地。 门上已没有锁,陈旧的地板上散落着上世纪80年代的文件。这里曾经有400人工作,但农场还是倒闭了。农场主席叶夫根尼·福金(Yevgeny Fokin)最终将数千公顷土地租给了中国企业家。 他们被低租金和大农场所吸引。 “我们把股份给了福金,认为土地归集体所有会更好。但他把一切都交给中国人就走了,我们什么都没了,”马克西莫夫卡村的塔蒂亚娜·伊万诺夫娜(Tatyana Ivanovna)说。 如今,农场被高高的金属栅栏包围,里面是数十台拖拉机和收割机。 中国公司是如何“接管”的 马克西莫夫卡村的场景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并不罕见,与中国接壤的五个地区也都有类似的故事。 21世纪初,中国企业首次出现在俄罗斯远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对这个区域的兴趣进一步加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资农场负责人对BBC俄语记者说:“当时(中国人)正在焦急寻找投资的地方。” 中国在远东的投资增加后,随之而来的是不断涌入的中国农民。 “我们自己土地少,但人多,”另一位匿名的中国农民说。 ...

英国官方统计:华人是各族裔中收入最高的群体

英国官方统计:华人是各族裔中收入最高的群体

  英国官方的首次有关统计称,华裔和印度族裔员工的平均收入高于英国白人员工。但有关统计没有考虑教育和职业及地区因素。 英国国家统计局有关以不同种族角度研究工资差距的数据显示,除中印外所有其它族裔的平均工资都低于白人员工。 该统计结果称,孟加拉族裔雇员群体的平均工资最低,比英国白人雇员平均低20%。 从普遍平均水平而言,少数族裔的平均收入比白人低3.8%。 这些类别是英国国家统计局使用的官方类别。 2018年,英国华裔员工的收入比英国白人员工高出30.9%。 英国国家统计局高级分析师休·斯蒂克兰表示,出现上述统计结果是没有考虑到教育背景和职业等因素。一旦考虑这些因素,英国白人和大多数其他族裔群体之间的薪酬差距尽管仍然存在重大差异,但就没有那么大的差别。 华人员工时薪 根据2012年至2018年间的税前每小时总收入中位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华人员工的时薪最高,平均每小时的税前收入为15.75英镑。 其次是印度裔群体,平均每小时收入13.47英镑。混血/多种族群体平均每小时工资为12.33英镑。 英国白人员工群体的平均薪酬为12.03英镑。 孟加拉裔员工的小时工资中位数最低,为9.60英镑。收入第二低的是巴基斯坦裔员工,平均每小时10英镑。 旨在促进中低收入家庭生活水平的英国智库"决心基金会"2018年发表的一份报告发现,黑人和少数族裔员工的工资明显低于白人同事。 英国工会联合会的总书记奥格雷迪说,严酷的现实是,即使在今天,种族的差别仍然在决定薪酬差别方面发挥着真正的作用。 她表示,政府的部长们必须采取果断行动,解决劳动力市场上的不平等和种族主义问题。她表示,显而易见的第一步措施应该是立即引入强制性的种族薪酬差距报告机制。 英国政府已经就报告机制是否有助于解决少数族裔薪酬差距和职业前景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咨询。 男女差距 英国政府就性别薪酬差距已经出台了强制性报告机制。目前的报告称,男性高于女性的薪酬差距为9.6%。 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各族裔群体男女收入也存在差异。 ...

Translate

Popular Post

金沙江下游建成世界级绿色能源基地

  近日,乌东德水电站通过第三阶段蓄水至965米验收。专家组认为,乌东德水电站工程已具备第三阶段蓄水的条件,同意2020年8月中旬蓄水至水位958米,8月下旬蓄水至水位965米。此举意味着金沙江下游的乌东德水电站建设又向前迈出坚实一步。 乌东德水电站开启新篇章 乌东德水电站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县和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交界,是金沙江下游四座梯级电站的第一级,2015年12月全面开工建设,年均发电量389.1亿千瓦时,总投资约1200亿元。 6月29日,乌东德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7月11日,乌东德水电站第三台机组顺利投产发电。水电站全部机组计划于2021年7月前建成投产。 乌东德水电站是世界第七、中国第四大水电站,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开发任务以发电为主,兼具防洪、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改善航运等综合效益。 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杨宗立说,乌东德水电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开工建设并建成投产的首个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工程,是“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和促进国家能源结构调整的重大工程。 云南省能源局副局长乔国新表示,乌东德水电站建设对我国实现节能减排目标、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等具有十分重要意义。 据介绍,乌东德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后,将成为南方电网供电范围内调管的最大水电站,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绿色能源保障。每年可替代标煤消耗122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3050万吨、二氧化硫10.4万吨的排放,可有效缓解受电地区能源短缺局面,减轻环境污染。 四大电站构建能源新格局 金沙江是我国最大的水电基地,全长约3500公里,技术可开发水能资源达1.2亿千瓦,水电富集程度居世界前列。 在金沙江下游,三峡集团布局建设四座巨型梯级水电站——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目前已建成溪洛渡、向家坝、乌东德三座巨型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建设正在如火如荼推进,预计将在明年投产发电。 金沙江下游山高,谷深,流急,地形复杂而险峻。四座巨型水电站全部建成后,昔日湍急的河流将变成四个巨型的平静湖泊。三峡集团介绍,金沙江下游四座水电站总库容458.68亿立方米,防洪库容154.93亿立方米,是长江防洪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使川滇沿岸地区的防洪标准进一步提高。 同时,四座梯级水电站建成后,通过水陆联运,形成金沙江下游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实现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创造条件。 作为“西电东送”骨干电源,金沙江下游梯级水电站发的电,主要供给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可以有效缓解区域电力供需矛盾并优化能源结构,巨大的电能将极大地促进我国经济发展。 三峡集团白鹤滩工程建设部副主任罗荣海表示,随着乌东德和白鹤滩水电站的建成,以及此前已建成发电的溪洛渡和向家坝水电站,金沙江下游将形成一个巨大的绿色能源基地,这些能源将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华中、华东等长江经济带区域以及华南地区,为这些区域发展持续提供动能。 注入全新活力带动区域发展 金沙江下游水能资源极其丰富,但沿岸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贫困程度深,水电站建设将有力拉动地方发展,同时增加就业机会。 金沙江下游四座巨型水电站建设中,三峡集团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秉持“建好一座电站、带动一方经济、改善一片环境、造福一批移民”的发展理念,实现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 “没有溪洛渡水电站建设,我们就不会搬到这里,就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搬迁安置在云南省永善县务基镇白胜村的巫昌灿是溪洛渡水电站移民,他们搬迁前住在河谷地带,生活拮据。电站建设和移民搬迁为他家致富提供了良机,如今他家不仅住上了宽敞的新房,还大量种植脐橙,家庭年收入超过20万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