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垃圾

法国公司为省费用 非法倾倒垃圾

法国公司为省费用 非法倾倒垃圾

  这是位于法国首都巴黎以北博尚的一个非法垃圾场。 近年来,法国郊区和农村出现许多非法垃圾场,相信是一些公司为节省清理废物成本而非法倾倒垃圾。 本月初,法国东南部锡涅镇镇长米歇尔,为制止一辆试图在路边非法倾倒建筑废料的卡车时被撞身亡,使非法倾倒垃圾行为引起关注。 法国环境部日前宣布,将在本月底与建筑业人士会面,为制止非法倾倒垃圾寻找对策。

滞留菲律宾多年的垃圾被运回到加拿大

滞留菲律宾多年的垃圾被运回到加拿大

  中新社多伦多6月29日电一批在菲律宾滞留已5至6年、并一度引发菲律宾与加拿大之间外交纠纷的垃圾,于当地时间6月29日被运回到加拿大西海岸的大温哥华地区。 这批原本就来自加拿大的垃圾装满了69个集装箱,总重量约1500吨。运载这些垃圾的集装箱船于29日清晨在温哥华以南的措瓦森(Tsawwassen)码头靠岸。垃圾被卸下后,将被送往焚烧厂处理。 一家加拿大公司于2013年至2014年间向菲律宾出口了103个集装箱、声称为可回收塑料的垃圾,但实际其中混有塑料、废弃电子产品、金属、纸张以及生活垃圾等。当中34个集装箱的垃圾已获处理,但其余垃圾长期滞留在菲律宾的港口。这引发菲方不满,批评加方违反了旨在遏制出口和跨境转移危险废料的巴塞尔公约,并屡次敦促加方运回这批垃圾。 由于加方未能在今年5月15日、即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设定的最后期限将垃圾运走,菲方一度下令召回包括驻加大使在内的多名外交官,以示抗议。5月31日,加拿大联邦政府雇佣的货船将这批垃圾运离菲律宾。 加拿大媒体披露,加当局为这批垃圾支付的运费为114万加元,焚烧处理则需要再花37.5万加元。 加拿大于2016年修订了该国的危险废物和危险可回收材料进出口管理条例,防止类似垃圾物料出口。 继菲律宾之后,马来西亚今年5月以来也要求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把送往那里的垃圾运回。

绿色理念和出行实践之间缺了啥?

绿色理念和出行实践之间缺了啥?

  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等12部门和单位联合近日印发的《绿色出行行动计划(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初步建成布局合理、生态友好、清洁低碳、集约高效的绿色出行服务体系,绿色出行环境明显改善,公共交通服务品质显著提高、在公众出行中的主体地位基本确立,绿色出行装备水平明显提升,人民群众对选择绿色出行的认同感、获得感和幸福感持续加强。 笔者认为,这一行动计划不仅盯住了绿色出行难以落地的焦点问题,也牵住了深入推行绿色出行措施的牛鼻子,是绿色出行理念融入寻常百姓生活,进而转变成为大家自觉行动的基础保障。 近些年,为减轻机动车排放污染,各地在加强防治的同时,积极倡导和鼓励公众采用绿色低碳的交通方式,绿色出行理念日渐深入人心。然而,现实生活中,真正能长期坚持绿色出行的还是少数,“如何方便就如何出行”还是大多数人的选择。笔者认为,这是因为绿色理念与出行实践之间缺少了桥梁纽带,没有服务体系作为黏合剂,理念与实践只能成为“两张皮”。 要解决这一问题,笔者认为,需要因地制宜,通过服务体系搭台、政策制度约束和激励措施引导,推动全社会形成人人参与的绿色出行新时尚。 首先,以服务体系基础建设为龙头,为绿色出行提供设施保障。各地要结合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人口分布情况、汽车保有量以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情况等,按照“绿色出行、路权优先”的理念,加快规划和构建可达性高、一体化、高品质、安全舒适的绿色出行服务系统。其中,务必把便捷性放在重要位置,在乘坐公共交通、使用慢行道路资源、为电动汽车充电等方面,把群众方便不方便作为重要考核指标,尽最大努力听取和满足群众诉求,为优选绿色出行创造条件。 其次,以奖惩法规制度建设为重点,为绿色出行提供政策保障。鼓励和引导群众降低机动车使用强度、减轻对汽车的依赖,需要研究制定公众参与感强、富有吸引力的汽车停驶相关政策,对自愿停驶的车主提供配套优惠措施,探索建立小汽车长时间停驶与机动车保险优惠减免相挂钩等制度。针对中心城区大气环境状况和道路拥堵情况,加强汽车分区域、分时段、分路段通行管控制度研究,适度减少汽车出行总量。此外,在路权分配、清洁能源汽车购置、公共交通收费等方面,出台更多激励性举措,让群众感受到绿色出行的实惠。 第三,以针对性的宣传引导为铺垫,为绿色出行提供思想保障。绿色出行需要全民参与,务必持续深化舆论宣传。改变以往表面化、笼统化的口号式宣传,从小处着眼,给群众算好“三笔账”。算污染账,向群众科学阐述各排量类型汽车的排污情况,以及汽车排气污染对大气环境的影响,从生态环保的角度赢得群众理解和支持。算经济账,帮群众算一算绿色出行与自驾出行的经济支出情况,一天也许差距不大,但时间长了就会产生明显差异。算时间账,通过比较绿色出行与自驾出行的路途耗时情况,鼓励群众选择耗时差不多甚至更少,但花费更低、污染更少的绿色交通方式。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多部门联合开启“立体执法”模式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多部门联合开启“立体执法”模式

  近日,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开启跨省区多部门协作联合执法,打造不留死角、无缝隙的“立体执法”模式。 祁连山是中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黄河流域重要水源产流地,此间地貌涵盖高山、冰川、森林、草原等,海拔介于2000至5000米,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祁连山国家公园是目前中国4个跨省区国家公园之一。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介绍,试点区涉及多部门、多领域、跨省区的管理,根据这一实际,加强与生态环境、自然资源、农业农村等相关部门的沟通联系,建立健全情报共享、技术互帮、力量互补等办案协作机制。 祁连山国家公园试点区范围地处甘肃、青海两省交界,总面积为5.02万平方公里,分为甘肃和青海2个片区,其中青海片区面积为1.58万平方公里,涉及祁连、门源、天峻三县以及德令哈市17个乡镇60个村。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介绍说,该立体执法模式旨在通过加强试点区域动态监测和督查执法,清理整治祁连山国家公园违法违规活动,重点对祁连山国家公园草原、森林、湿地、水源地、冰川和野生动植物保护进行监管,并对生态系统现状和生态环境整治情况进行巡查,严厉打击偷采偷挖、偷牧过牧、盗猎等破坏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违法行为。 此外,重点核查试点区域内各类山水林田湖草项目、无责任主体矿,砂石料场、旅游开发、水电站等,通过试点区域自然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监管,全面清理违法违规项目,依法严厉打击破坏自然资源违法行为。

以产业化推进垃圾二次分拣

以产业化推进垃圾二次分拣

  自从我国开展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工作以来,不少城市已加入到生活垃圾分类行列中,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总的来看,绝大部分居民虽然认同垃圾分类,但践行度普遍较低。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垃圾分类方法复杂、要求太高,使得居民垃圾分类很难坚持下去。针对这种情况,笔者建议,应积极鼓励社会企业和专业组织参与垃圾分类,以市场化、产业化的方式推进垃圾二次分拣。 在许多城市,原来有不少废品回收站、仓房、堆场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城市各角落。这些废品回收站、仓房、堆场,主要用于从居民小区运出来的生活垃圾的回收、分类、分拣、储运和加工。通过分门别类处理,垃圾才能实现资源化利用。否则,运出来的垃圾量太大,无法处理。因此,废品回收站、仓房、堆场是再生资源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构成了城市静脉产业的重要风景线。 然而,随着房地产价格走高和环境整治需要,许多废品回收站、仓房被拆除。即使没被拆除,有的也缩小了面积或改作他用,废品回收站、仓房、堆场分布密度大为下降。有的区域已没有类似的功能性设施,场地已经跟不上垃圾增长量和处置量要求。这严重影响了居民投放垃圾和企业回收垃圾的积极性,制约了生活垃圾分类和废品回收两网融合发展。 针对这一现象,笔者认为,要以市场化、产业化的方式推进垃圾二次分拣,可从以下方面着手。一是加强规划引领。建议有关部门因地制宜、加强规划,根据人口密度、居民区分布等情况,建设一批相关垃圾分类空间设施,以及新建、改造和扩大一批垃圾处置场所、转运站和废旧物品回收站。比如,在广场、学校、医院、商场、菜场等公共场所建立社区资源中心。再比如,对现有垃圾转运站和废旧物品回收站进行改扩建。这些垃圾分类分拣中心要高标准建造,创新技术运用,减轻对周边环境的影响,为城市可持续发展打牢基础。 二是发挥企业标杆作用。积极发展“互联网+两网融合”,促进再生资源产业发展,变废为宝,培育城市金矿,打造优美环境。 三是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建立大宗废旧物质的平准基金。在大宗废旧物资价格较低的时候,建立政府收储制度,保证企业回收的积极性;在大宗废旧物质价格较高的时候,抛出物资,平抑市场价格。

北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惊现人类垃圾

北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惊现人类垃圾

  北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深11000米,是地球上最深的地方。但即使在这个深度 - 海平面以下11公里处 - 探险家也发现了新物种以及我们扔掉的塑料垃圾。 这是海底最深处的样子。对于潜水器上的探索者来说,仅仅抵达那里就是个挑战。 《深海探险》探险家维克多·维斯科沃说:“这是一次奇妙的经历。这是一次惊人的潜水 - 我想几乎正好是12个小时 - 在水下3个半小时,在底部4个小时,我认为这是挑战者号海底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然后大概四个小时后,我用完了几乎所有的电力,不得不更换电池,调整电路。” 这次海底探险是探险家维克多·维斯科沃的主意。 他正在试图为世界上最深的地方绘制地图。 维斯科沃说:“地球的70%都是海洋。海洋很深,有很多我们尚需了解的地方。我们不知道它是如何与大气相互作用来交换热量的,它是如何捕获碳元素的。我们对海洋了解得越多,就越能理解导致任何形式的全球变化的实际化学过程。” 维斯科沃看到的不是贫瘠的月球表面,而是一个新世界,…充满了独特的鱼类,…和被不见天日的生物覆盖着的岩石。 维斯科沃说:“我们实际上看到了细菌群,这是岩石表面的生命,它的能量不是来自光合作用,那是我们在陆地上获取能量的方式。他们从甲烷和岩石中的矿物质中获取能量,叫做‘化学合成’,这是一种不同的生命形式。” 但他也在这里发现了塑料。 维斯科沃说:“但当我继续沿着海底巡航时,我确实看到了似乎是人造物质的一两块残片。我不知道它们是塑料的还是金属的,但它们确实有锋利的边缘,其中一个看起来印有字母。显然这里已被污染。” 如果得到确认,维斯科沃的潜水会是人类潜水器所做的最深的一次潜水。

科学家改进酶 提高塑料垃圾降解速率

科学家改进酶 提高塑料垃圾降解速率

  最近,整个世界被漂浮在太平洋上一座几乎完全由塑料垃圾构成的岛屿震惊了,这座岛的面积约等于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的总和。由于塑料的降解需要几个世纪的时间,有人担心它们会在某一天吞噬人类文明。不过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的科学家们表示,他们可能发现了一种加速塑料降解的方式。 这个复杂的机器可能是整个世界解决正在缓慢吞噬地球的塑料垃圾的最大希望了。 在牛津郡的“钻石光源”(Diamond Light Source)中心,来自朴茨茅斯大学和其他科学机构的科学家们试图分析一种酶的化学属性,它能够帮助催化特定细菌的活性。 利用极强的光照来降解最常见的塑料PET. (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 简称PET)。 他们改变了这种酶的结构,再将它重新注入细菌中,看看会发生什么。 朴茨茅斯大学的约翰·麦克吉汗说:“我们原以为改变几种氨基酸能够减缓酶作用的速度,但我们事实上让它更快了。我们已经研制了一种改进版的酶,比已经存在的天然酶更好。” 在显微镜下,科学家们能够看到细菌在更快速的吃掉塑料。 这个过程和1950年代发明洗衣液很相似,用于洗衣液的酶被改造的更稳定,让他们更快速的分解污渍中蛋白质和脂肪。但要加快PET的降解被证明是一项更艰难的任务。 麦克吉汗说:“我们现在确实可以在几天之内分解掉PET,比自然环境中更快。我们的想法是通过了解它的工作原理,来更快速的制作这种酶,然后我们可以发展工业流程。” 科学家们表示,他们目前只能制出几克这种新型的酶,他们希望通过与行业合作能够将产量提高到千克。 他们还希望进一步的实验能够制作出分解速度更快的酶。

《塑料王国》再引热议:中国限制进口可回收物

《塑料王国》再引热议:中国限制进口可回收物

  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回收物市场,全世界约50%的可回收物通过集装箱运往中国。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2016年中国接受的可回收物重达730万吨。 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几乎所有省份都有工厂在从事回收产业,其中很多是家庭作坊式的小工厂。王久良导演的纪录片《塑料王国》中展示的就是这样的回收小作坊。这部完成于2014年的纪录片虽然不久就被中国禁止公映,但它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并未褪色。2017年《塑料王国》获台湾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提名,近日该片作为美国华盛顿环境电影节参展影片在智库威尔逊中心(the Wilson Center)公映。 专家认为,这部纪录片推动了中国于2018年1月出台可回收物进口限令。中国从今年初开始禁止进口24种固体废物,包括塑料和未经分拣的纸张等。 在威尔逊中心参与讨论的嘉宾、废料回收行业研究所高级主任阿迪娜·阿德勒(Adina Renee Adler)表示,限令出台说明中国在努力改善环境问题,但全面抵制可回收物将导致企业不得不在生产中使用更多原始材料来替代可回收材料,最终增加温室气体的排放。 政府打击回收物小作坊 “塑料王国”倒塌? 王久良导演的《塑料王国》讲述了山东省一个村庄中的一座小型回收站中发生的故事。回收站的老板是不到30岁的年轻男人,他与母亲和妻儿的家就安在回收站旁边。与他们一墙之隔的是从四川来打工的一家人,他们的大女儿是9岁的依姐,她还有三个弟弟妹妹。 依姐的父亲在回收站分拣废品,一天的工资只有几十元人民币。工人们几乎都是徒手工作,把成堆的废纸和塑料扔进简易的处理机中。因为经济条件不好,依姐的父亲不愿意送她上学。她和弟弟妹妹每天在垃圾堆上玩耍,用污水洗头。 回收站的老板说,他身体里长了3个肿瘤,但是他不愿意去医院,他害怕万一确诊将给一家人带来致命的打击。他对着镜头说:“我就是个农民,没有别的本事。” 从1980年代至今,在廉价的劳动力和对致富的渴望之下,影片中展示的这种触目惊心的“小作坊”在中国沿海地区遍地开花。除了影片拍摄的山东省以外,在河北省文安县,40万人口中有10万人从事塑料回收产业。2011年,河北省城镇人均年收入2万元,而文安县人均年收入达到4万元。在广东汕头贵屿镇,20万人中也有10万从事电子废品回收业。 这些家庭式小作坊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也十分微妙。回收业给政府贡献了税收,而当地方政府面临上级的压力不得不治理污染时,这些小作坊就玩起“猫鼠游戏”,等整治的风头过去再恢复生产。 这种情况持续到去年7月,中国政府告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将于2018年起禁止24种固体废料的进口,由于这份标准远高于世界标准,中国这项新政把来自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可回收物挡在了国门外。 今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在曾经聚集众多回收物小作坊的山东路旺村进行采访,看守村委会办公室的郑敏(音译)对记者表示,他们过去一直从英国进口塑料垃圾,但现在中国“海关不放行了”。他还表示,政府去年派人搜查了整个村子,关闭了这里的回收公司。 郑敏说:“我们所有的发展都依靠塑料。有些人靠回收垃圾赚了好几百万,开起了大公司。现在都化为乌有了。我从没想到政府会采取这样的措施。” 在威尔逊中心参与《塑料王国》放映会的一些专家表示,影片中的“小作坊”很可能也已经在禁令下关停。 ...

专家组团考察创新环保设备

专家组团考察创新环保设备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强调,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垃圾分类工作的重要指示,在世界环境日的6月5日,清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常纪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高级经济师郝春燕,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专家侯允,环卫之声总编辑张宗正,固废观察公众号、中国战略性新兴环保产业联盟专家霍丽燕,组团来到北京市郊海淀区温泉镇,专程考察中环汇峰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生活垃圾源头智能处理设备。 中环汇峰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研发和制造生活垃圾处理设备的创新型科技企业。该公司生活垃圾源头智能处理设备系统,立足于分拣源头,攻关其难点,对居民生活社区、街道、事业单位、商业区、工业区等生活垃圾实现有效的源头分类,对国家及各省市政府推动的垃圾分类起到互补推进作用,即在人工初分类的基础上,能够实现对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进一步进行精细分类,实现生活垃圾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助力城市生活垃圾分类。该设备灵巧,移动方便,整机占地面积约为35平方米、高度3米,功率30千瓦,日均基础处理量10-15吨,并可根据不同需求扩大处理量。 在生活垃圾源头智能处理设备的投放点上,专家们详细询问,细心观察,认真听取汇报。当在现场看到成堆生活垃圾送入分拣机器设备,自动分成废塑料袋、厨余垃圾、铁渣废铝、不可回收物四类,并听到公司董事长周培玉介绍分拣率为85%、85%、85%、20%,综合分拣率远高于现行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35%的标准时,大家给予了十分认可的掌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常纪文观看设备运转后,对生活垃圾源头智能处理设备给予了赞许。他认为,为实现我国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在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的目标,需要各行各业共同努力,举改革之力,走创新之路。他说,垃圾分类和垃圾分拣,两者不矛盾、不冲突,相互关联,相互推进。垃圾分类是通过人工进行,垃圾分拣是通过设备进行,是处理尾部垃圾。把两者工作做实,才能相得益彰。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专家侯允对分拣出的厨余垃圾颇有兴趣,当了解厨余垃圾氮、磷、钾有机成分后表示,厨余垃圾是生产有机肥不可多得的原材料。通过政府平台,建立服务农村、改造土壤的有机肥生产厂,才能有效地促进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完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推进产业循环式组合。 专家们还对生活垃圾源头处理系统的智能化构造、生活垃圾源头处理项目推广模式、项目对接各级政府的方式方法等问题,提出了各自见解。一致认为,一项创新的科技成果,一定赋予强大的生命力。他们表示在全国范围内,介绍与推广中环汇峰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对生活垃圾从源头处理的先进做法。

大连海关退运近700吨“洋垃圾”

大连海关退运近700吨“洋垃圾”

  近日,大连海关所属鲅鱼圈海关将28个集装箱共688.32吨的我国禁止进境固体废物废铝渣退运出境,让“洋垃圾”哪来的回哪去。 据介绍,该批货物因涉嫌走私进口“洋垃圾”,于去年下半年被鲅鱼圈海关查扣。货物进境时申报品名为“铝基炼钢促进剂”,海关关员在查验过程中发现异常,后经鉴定,证实为我国禁止进口类固体废物废铝渣。 在涉案嫌疑人在押、公诉机关尚未起诉阶段,大连海关与有关部门沟通协调,在固化犯罪证据的前提下,启动了责令退运相关工作,对该批固体废物进行情况摸底,了解货物堆存情况和已产生的费用情况,告知并敦促有关企业履行退运法定义务,与有关企业、港口作业公司、承运公司等共同研究退运路线,制定退运工作计划。 大连海关近年来通过风险预警、数据备案、日常监管等多种手段,对于疑似进境的“洋垃圾”,从前期风险研判、中期取样送检、后续跟踪处置等方面进行全链条、全方位流程监督管理。

Page 1 of 4 1 2 4

Translate

Popular Post

日本内阁成员2年多来首次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内阁成员一亿总活跃担当大臣兼冲绳⋅北方事务担当大臣卫藤晟一17日前往靖国神社参拜,此前,他在担任首相助理期间就曾经多次前往参拜。 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如同往年将不会亲自前往靖国神社参拜,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日前在记者会上被问及是否参拜靖国神社时,明确表示不会。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也表示,没有参拜的计划。 日本将与10月22日举行德仁天皇即位庆典,中韩等国领导人预计将会出席。 日本官员先前参拜靖国神社,常常激怒在二战当中惨遭日军蹂躏的国家,尤其是中国与韩国。 靖国神社祭祀250万的战争亡灵,大多数是日本人,他们是在日本19世纪末的战争中阵亡。靖国神社也供奉二战后遭国际法庭判定犯下战争罪的高阶军官与政治人物。 今年靖国神社的秋季大祭举行的时间是10月17日到20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