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暗渡陈仓

暗渡陈仓 以色列特工在非洲沙漠绝密大计划

暗渡陈仓 以色列特工在非洲沙漠绝密大计划

  “红海之滨阿罗斯,与世隔绝桃花源”,这是阿罗斯(Arous)度假村广告小单张上印着的字眼,还说这里是“苏丹沙漠里的潜水度假中心”。 广告宣传单显示的是阳光灿烂的海滩、排列整齐的白色度假小屋、笑容满面的一对男女穿着潜水服、各式各样的热带鱼等;广告词写道:这里有“世界上最美好最清澈的海水”,夜幕降临“远处的风景渐渐褪色,天穹闪烁数不清的星星,慑人心魂”。 阿罗斯村,被一串漂亮的珊瑚礁环绕,附近还有废弃的船体,看上去绝对是潜水迷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这份广告宣传单印刷了成千上万份,在欧洲各大专业潜水旅行社里派发。所有的游客订单都通过在日内瓦的一个办公室。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有数以百计的游客到阿罗斯村去度假。 应该说,从外地前往度假村的路途很远。不过一旦到了沙漠里的这个绿洲,游客们享受到的设施、水上运动、深海潜水和丰富的美食美酒都是一流的。度假村的访客留言簿上,全是赞美之词。 苏丹国际旅游公司也很高兴。他们把这个地方租给了一些自称是来自欧洲的创业人士。这些人的创业闯劲给苏丹带来了最早的一批外国游客。 然而,唯一的问题是,无论是度假村的游客还是苏丹当局都被蒙在鼓里:这个红海之滨的潜水度假村其实是个幌子。 1980年代初,在长达4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度假村是一个由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设立和经营的前哨站。 摩萨德利用这里掩护一次特殊的人道救援任务,营救数以千计被困在苏丹难民营中的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将他们送到以色列。而苏丹是一个敌对的阿拉伯国家,所以行动必须绝对保密,无论是在苏丹还是在以色列国内都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盖德·西姆隆是当时在度假村中工作的一名以色列特工。他说:“行动属于国家机密,对谁都不能说。即便我的家人也不知道。”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又被称为贝塔以色列人,他们的起源扑朔迷离。 有人认为,古代以色列王国有10个失落的部落,他们是其中一个部落的后裔;又或者他们是古代以色列人,陪同示巴女王和所罗门王所生的儿子大约在公元前950年回到埃塞俄比亚。还有人认为,他们是在公元前586年,第一个犹太人神庙被毁后逃往埃塞俄比亚的。 他们遵循犹太教的经书《托拉》,信仰的是犹太教、在犹太教堂里祈祷。但是他们与其他犹太人隔绝分离了上千年,他们还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后剩下的犹太民族。1970年代,以色列宗教领袖首席拉比确认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的身份:他们的确是犹太民族一分子。 1977年,一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弗雷德·阿克伦姆与很多埃塞俄比亚难民一起,为了躲避内战和越来越严重的饥荒,越过边境到了苏丹。 他给各大援助机构写信请求帮助,结果其中一封信辗转送到了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the Mossad) 。当时的以色列总理贝京(Menachem Begin),曾几何时也是一个逃出欧洲纳粹占领区的难民,认为以色列之所以存在,就应该给受苦受难的犹太人提供安全的庇护。而这样的庇护对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也不应该有例外。于是他下令情报机构采取行动。 ...

Translate

Popular Post

如何在线报道新闻在香港提升极化

  两个多月前针对“引渡条例草案”开始的香港大规模抗议活动没有显示出减弱的迹象。相反,抗议者的骚乱和暴力事件日益普遍,尽管香港政府已采取积极措施扼杀该法案。 在街头,香港警务人员继续努力维持安全和秩序。面对一些成为无政府主义者的抗议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战斗”不仅发生在现实世界中。在网络世界中,“战斗”也是利用一种主要武器,错误信息进行的。 假新闻显然威胁到香港市民的团结和安全。到目前为止,香港还没有正确的规定来预测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迅速传播的假新闻流通。 容易摔倒 还记得一则病毒式推文,未经证实的用户警告香港人,中国军队越过香港 - 深圳边​​境,就像天安门广场的悲剧一样打击香港吗? 这条推文显示了火车站的坦克视频。但该站的视频中写着“龙岩”,而深圳没有龙岩站。龙岩是中国福建省的一个城市,距离香港边境数百英里。许多香港人很容易因这个假新闻而堕落。以及全球社区。该视频现已被观看超过848,000次,转发超过8,000次。 https://twitter.com/c338ki_selina/status/1136265963857297408 这一不负责任的推文引发了强烈的恐慌,并为持续的政治危机提供了支撑,并提出了“北京违反香港自治自由”的前提。当英国以称为“一国两制”的政府模式将城市带回中国时,香港享有受保护的言论,报刊和集会自由。再次提醒一下,“引渡条例草案”的存在是为了维护法律,并强调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 现在,大多数抗议者都是年轻一代,继续播下留下不信任的种子,特别是对政府的控制,政府被指责为无所作为并屈服于北京的意志。 更危险 假新闻比直接身体接触更危险。正如那句老话:“笔比剑更锋利”。故意制造并持续进行的错误信息会影响人类心理,最终会“洗脑”以后完全相信而不会清楚地追踪真相。 印度目睹了虚假新闻的危险。由于有关WhatsApp绑架儿童的谣言引发,2018年发生了一系列杀人事件。在某些情况下,受害者被一群2000人绞死。与此同时,在缅甸,错误的信息导致了种族灭绝的指控。传播并往往使香港政府失去信誉的虚假讯息,为整个香港社会带来恐惧和偏执。 正如香港大学新闻学教授Masato Kajimoto所说:“我们都有认知倾向,相信我们想要相信的东西,忽视我们不想相信的东西,没有证据表明什么是真的,什么是什么不是。 ” 醒来,香港! 上述叙述为我们带来了关于香港的复杂阴谋图。美国对抗议活动的干涉被认为起源于此。据称,美国政府特工为抗议者提供资金,这些高加索男子的照片被怀疑是负责组织骚乱的秘密中央情报局特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英说:“众所周知,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的就业机会。”...

Read more